您好!欢迎访问知识产权律师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广州邦耀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 联系人:梁律师
  • 手机:18520490308
  • 电话:020-39292736
  • 网址:www.iplawer.com
  •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市桥平康路德胜广场二楼A06A08室

阿迪达斯“三条纹”商标侵权案首页 > 案例分析

一、案情简介

案由: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一审:(2013)穗海法知民初字第2号。

二审:(2014)穗中法知民终字第267号。

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阿迪达斯有限公司。

被告(二审上诉人):林某(广州市海珠区帝盛鞋业经营部经营者)。

被告:晋江市帝盛鞋塑有限公司。

阿迪达斯有限公司是一家世界知名的体育用品设计制造商,商品涵盖了运动鞋、服装等。自多年前第一双ADIDAS运动鞋首次亮相起,一直致力于公司的商标及品牌的宣传推广,使得其 “ADIDAS”商标及品牌影响遍及全球,并得到公众的信赖。除了“ADIDAS”商标外,阿迪达斯有限公司在中国先后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在第25类商品上的第G730835号、第3938968号、第1485570号、第1493353号、第1493354号等注册商标(统称为“三条纹”商标或“三条杠”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涵盖鞋、运动鞋、足球鞋等。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三条纹”标识自1949年起正式作为商标在足球鞋上使用,经过长期的宣传和使用,尤其是阿迪达斯有限公司于2005年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赞助商之一对“三条纹”商标的大力宣传和使用,使得“三条纹”商标在世界范围内及中国建立了极高的知名度,在消费者中建立了牢固的产源对应关系:消费者见到“三条纹”商标,就会自然而然联想到阿迪达斯的品牌。

2012年9月17日,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在公证员的监督下,在广州市广州大道南新华南鞋城一区的85-86档铺买了标有“SHENGWEINIAO”字样的运动鞋十双,该店铺内挂有“广州市海珠区帝盛鞋业经营部”字样的营业执照。所购买的鞋在两侧鞋帮位置处均使用了“三条纹”或“四条纹”商标(分别封存了两双“三条纹”和“四条纹”的运动鞋),所购买鞋的包装盒和标签上使用了“盛威鸟+图案”商标。经查,林某是该注册商标的所有人,商标注册号为第6613793号。另外,在所购买鞋的吊牌及塑料袋上标注的生产商为“晋江市帝盛鞋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盛公司)”,在鞋盒上标注的生产商为“晋江市帝盛鞋业有限公司”,经查,“晋江市帝盛鞋业有限公司”并未依法登记注册。

二、审理过程

原告阿迪达斯有限公司诉称,林某在其经营的“广州市海珠区帝盛鞋业经营部”销售的运动鞋上使用的“三条纹”及“四条纹”商标,与原告在鞋、运动鞋、足球鞋等商品上注册的第G730835号等“三条纹”商标相同或者相似。而原告的 “三条纹”商标经长期使用、宣传,已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尤其是已有各地法院的多份生效判决认定原告的“三条纹”商标具有高知名度。两被告林某与帝盛公司作为鞋经营单位,应知原告的“三条纹”商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却在未经原告的合法授权的情况下,生产、销售带有与原告“三条纹”商标相同的“三条纹”及近似的“四条纹”标识的鞋,极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或暗示两被告与原告存在某种特定的关联。两被告的行为具有很强的主观恶性,已经构成侵权,且已构成不正当竞争,给原告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和商誉损失。据此,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林某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第G730835号“三条纹”注册商标权的行为,包括停止生产销售带有“三条纹”或“四条纹”标识的侵权鞋,销毁该侵权商品;2.被告帝盛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第G730835号“三条纹”注册商标权的行为,包括停止生产销售带有“三条纹”或“四条纹”标识的侵权鞋,销毁该侵权商品;3.两被告就其侵权行为在《广州日报》、《中国知识产权报》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4.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50万元;5.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林某辩称,其并没有生产原告所述的侵权产品;其销售的涉案产品上有自己的注册商标,注册的商标与原告所主张的商标不一致;而且其销售的涉案产品数量并不多,是从福建省晋江市万通市场进货的,因此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帝盛公司未到庭也未提交答辩意见。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依法取得第G730835号、第3938968号、第1485570号、第1493353号、第1493354号、第1493355号商标的专用权,本案注册商标处于有效保护期内,依法受法律保护。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他人未经原告许可,不得在第25类商品上使用上述商标。原告的上述商标经长期使用并通过大量宣传,在中国相关消费者中建立了较高的知名度。

被告林某在其经营的广州市海珠区帝盛鞋业经营部销售涉案侵权运动鞋,其中两双有三条白色斜杠的标识,与原告的第G730835号商标相同,两双有四条白色斜杠的标识,与原告的第G730835号商标相似,该产品未经原告授权生产,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虽然被告林某辩称被诉侵权鞋都标有第6613793号商标,但该商标标注位置不显著,而斜杠标识所占面积更大,视觉效果更显著,客观上起到了标识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故被诉侵权运动鞋属于侵犯原告第G730835号商标的产品。

至于该被诉侵权鞋的生产者,这些鞋子的塑料袋和吊牌上均标有“制造商:福建省晋江市帝盛鞋塑有限公司,地址福建省晋江市洋埭中华路11号”,而被告帝盛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应诉答辩,故本院依据现有证据确定被告帝盛公司是被诉侵权鞋的生产商,另外,鞋子上标注的第6613793号商标为被告林某所有,www.alibaba.com.cn的网页上显示晋江市帝盛鞋塑有限公司的地址是广州市海珠区华南鞋城一区85-86,正是林某经营的广州市海珠区帝盛鞋业经营部的经营地址,而且被告林某亦确认被诉侵权鞋的版型是其确定的,可见两被告对涉案鞋子的生产行为有侵权合意,故本院依法认定是两被告共同生产被诉侵权鞋,应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的侵权责任。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原告未提供其因侵权行为遭受的经济损失的证据或两被告因侵权获利数额的证据,鉴于因侵权造成的直接损失或因侵权所得利润难以计算确定,故本院依法酌定两被告的赔偿数额。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登报公开消除影响的诉请,由于原告并未证明其商誉因被告的侵权行为受到损害,判决被告侵权和赔偿损失已可弥补原告损失,故对此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一)、(二)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林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第G730835号商标的鞋,销毁库存侵权产品。二、被告晋江市帝盛鞋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第G730835号商标的鞋。三、两被告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10万元。

被告林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关于被诉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首先要确定被诉侵权产品对“三条纹”和“四条纹”的使用是否构成商标法意义上“商标的使用”。从审理查明的事实来看,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三条纹”系列商标经多年使用及大量宣传,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显著性,消费者可以在“三条纹”或者类似图案与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运动鞋产品之间建立起对应和指向关系。且从运动鞋的形状来看,鞋的两侧所占面积较大,视觉效果更为显著,在鞋的两侧采用相关标识,客观上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其次,将被诉侵权产品与阿迪达斯有限公司涉案第G730835号商标进行比对,被诉侵权产品是运动鞋,与第G730835号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类;被诉侵权产品有两款,鞋侧分别印有白色的“三条纹”和“四条纹”标识,第G730835号图形商标为一只运动鞋,其中主要起识别作用的即为鞋侧的黑色“三条纹”,两者从整体上看,构成近似。第三,被诉侵权产品的该种使用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根据商标法有关规定,相关公众是指与商标所标识的某类商品或者服务有关的消费者和与前述商品或者服务的营销有密切关系的其他经营者;而混淆是指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权利人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关系。因此,从范围来判断,相关公众并不仅限于购买产品的消费者;从时间上考量,混淆也不仅限于消费者购买产品时对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的混淆。就本案而言,林某确已在被诉侵权产品及鞋盒等外包装上明确标注了自己的商标,细心的消费者不至忽略不见,且决定购买的消费者还可以通过售货环境、商品价格等因素明知被诉侵权产品并非由阿迪达斯有限公司制造、销售。但是这些消费者一旦购买并穿着被诉侵权产品之后,吊牌及外包装不再随附在产品上,鞋子内部的标识也无法看到,且由于鞋子穿着的特点,其他人通常根据被诉侵权产品两侧的显著标识来判断鞋子的品牌,而对穿着鞋子上位于鞋舌、鞋帮等处的小标记一般不会施以注意或清晰辨别。在此情况下,其他人无法分别购买者穿戴鞋子的真伪,极易对被诉侵权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将其误认为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产品。因此,本案的关键在于,林某在被诉侵权产品上同时使用了自己的注册商标,也仅仅是防止了部分消费者在购买时的混淆,而不能避免被诉侵权产品销售后对其他相关公众所造成的混淆。林某的行为借用了阿迪达斯有限公司涉案商标的商誉,纵容了一部分消费者攀附名牌和“搭便车”的心理,不利于保障正品消费者的利益,挫伤了权利人通过商标创立良好信誉的积极性,损害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关于林某与原审被告帝盛公司是否构成共同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问题,根据法释[2002]22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产品侵权案件的受害人能否以产品的商标所有人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的批复》的意见,任何将自己的名称、商标或者可资识别的其他标识体现在产品上,表示其为产品制造者的企业或个人,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的“产品制造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规定的“生产者”。本案中,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及林某的陈述,林某委托帝盛公司加工涉案被诉侵权产品,并在产品上使用了自己的注册商标,然后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故可认定林某是被诉侵权产品的制造者和销售者,而帝盛公司接受林某的委托,实际生产了被诉侵权产品,本案中帝盛公司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而林某主张帝盛公司提供侵权产品的样板,故本院认定两者共同制造了被诉侵权产品,构成共同侵权,应当共同承担侵权责任。

综上,林某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使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分析与探讨

商标“售中混淆”与“售后混淆”

传统商标侵权中的混淆误认是单纯的冒用商标所有人的商标导致鱼目混珠,由于商标近似使得消费者在购买时将侵权人的产品当成了商标所有人的产品。在这种混淆之下,侵权人通过利用商标所有人的商誉,从商标所有人那里拿走了销售机会。这就是传统中典型的“售中混淆”。

不过,随着国家知识产权知识的普及和宣传、权利人维权意识的增强,近年来出现了通过添附、变形等各种手段打“擦边球”的新情况,例如本案中被告林某在被诉侵权运动鞋上使用原告阿迪达斯有限公司商标的同时也使用了自己的商标。虽然侵权人通过添附手段意在消费者购买时不会产生混淆误认,但是当消费者购买后以穿戴等方式使用时,这些添附物被剔除或者被遮挡后,商标所有人的商标就突显出来,必然导致其他相关公众尤其是潜在消费者对侵权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这就是近年来出现的商标“售后混淆”, “售后混淆”是指购买者对于商品来源并未产生混淆误认,但购买之后其他人看到该商品后对于该产品的来源产生了误认。

对于“售后混淆”这种混淆的新形态,目前学术界和司法实践都存在一定的争议。司法实际中有些法院认为这还是初期个案,问题还不是很突出,这种需求还不强烈而倾向于不认可售后混淆。不过,笔者认为“售后混淆”这类案件中,被仿冒的商标往往知名度较高,有些知名度甚至极高,例如本案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三条纹”系列商标、“ADIDAS”商标等,若允许侵权人通过添附、变形等各种手段打“擦边球”,实质上是给其他潜在的效仿者提供了错误信息,认为此类行为不受追究。而对此类侵权行为的纵容或变相鼓励将会使此类行为一发不可收拾,侵权人在得到仿名牌的“便利”的同时,其侵权行为势必会对经过长期使用宣传才在消费者中取得较高知名度的商标所有人的商誉、品牌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最终也会扰乱良好的市场经营秩序。

本案的两审法院正是看到了这种隐患,对此类不诚信的市场经营行为表明了态度,彰显出人民法院的价值取向。二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对“相关公众”的概念进行了相当到位的解释,对“售后混淆”的危害性进行了充分阐述,并旗帜鲜明地对部分消费者攀附名牌和“搭便车”的心理表明了“不纵容”的态度。判决说理充分,表达清晰,逻辑性强,在依法对当事人的具体行为进行认定处理的同时,还兼顾了案件的社会影响和价值导向,充分体现了法律的惩罚功能和教育功能。